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手机生活

一个女生的十年——手机里一直舍不得删的小说
2015-02-20人围观
简介我不是个天生叙述的胚子,和我接触过的编辑都说我的文路太乱,事实上,我就是个头脑简单的动物。 而我所想叙述的这十年,像一盆长坏了的盆景,枝叶繁茂,让人头疼。 到最后,我选择从头说起,这样可以避免叙述过程中我漏掉什么,这残酷的十年,这疯狂的十年,没有什么容许忽略。

    1.png

    我不是个天生叙述的胚子,和我接触过的编辑都说我的文路太乱,事实上,我就是个头脑简单的动物。

    而我所想叙述的这十年,像一盆长坏了的盆景,枝叶繁茂,让人头疼。

    到最后,我选择从头说起,这样可以避免叙述过程中我漏掉什么,这残酷的十年,这疯狂的十年,没有什么容许忽略。

    一九九四年,我十六岁,唇红齿白,明眸善睐。

    李小均十六岁,单眼皮高鼻梁,细长手指薄凉唇。

    他比我小三个月三星期加三天。

    命书上说女人比男人大三年,或者三个月,他们注定纠缠。这是十年后我看到的句子, 惊悚。

    李小均是典型的书呆子,沉默寡言,木讷迟钝,容貌冰凉。之后我没见到过一个男人的容貌可以用冰凉来形容。

    他是我的同桌,我的课桌靠墙,贴着窗户,每次下课,我都要等李小均离开座 位,我才能出去,他个子大,我从他身后过去总不免蹭到他,这是我的难言之 隐。十六岁的少女,不愿意和无关异性有任何身体接触。

    偏偏李小均是个不爱运动的男孩,除了去厕所和课间操,他都趴在课桌上写写画画,我不好意思一次次和李小均说你让我出去一下,我便趴在窗台上看隔壁班的同学在走廊上来来去去,时不时和其他同学透过窗户栏杆探监一样聊两句。

    因为是同桌,几乎所有活动都是我和李小均一组,这让十六岁的我极其愤怒。

    李小均的手白得像小姑娘的手,劳动课根本不能当男孩使,打扫卫生时,往往是我扫了 六组地,他才扫了2组,那时我就发誓,一定要老师给我调整座位。

    那时,男生女生是不能多说话的,否则就有早恋传言漫天飞舞。

    我和李小均没有传言。因为我们很少说话。

    1/22 123456>>>

第一时间获取智能手机行业新鲜资讯和商业动态,可以访问小编的微博,如果需要小编陪聊也可以在微信里添加好友,搜索「jiyouhcom」,还可以通过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,关注机友汇微信公众号,即可获得机友汇精华内容推送,并参与相关活动。

相关文章

    无相关信息

文章评论

关注我们

  • 细节也要看清楚,华为...
  • Huawei TalkBand B2华...
  • 三星Galaxy S6,原来它...
  • 苹果正式发出3月9日发...
  • Apple Watch能否撬动消...